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on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4. コメント(-)

cherry生日快乐瓦!·[生日贺文]一千零一夜 on 2005-12-16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生日快乐哦!

努力想着要突破
结果却写得很奇怪。
对不起我尽力了>_<
原来我是友情派的,我深刻地体会到了……滚走

本来准备给爱拔结果给了cherry的生日贺文
自从我走入某个怪圈之后,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奇怪了……泪花花

[J禁][二相(相二?)]一千零一夜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5/12/16(金) 13:10:45|
  2. fiction|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2

【勉強的J禁】【勉強的櫻相】 迷 路 on 2005-11-16


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我瘋了……
寫出這種雅紀不像雅紀少爺不像少爺不正常沒邏輯的東西*自盡*

至于莫名其妙謎一樣的結尾……
其實一開始是想寫成蹩腳霊異故事的啦

這是我從來沒嘗試過的種類
就當作我不是正在被外星人綁架了就是正在被草野彰上身吧orz
...read more
  1. 2005/11/16(水) 22:33:42|
  2. fiction|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4. コメント:8

【J禁】【二&相】 Versace Blue Jeans on 2005-10-07


今天在sasa看到versace的blue jeans。洗頭的時候不知怎么就想岀暸這種文章……太廢暸,真不好意思拿岀來給人看,而且還這么短……可是都跟cherry誇過口暸……啊啊我是笨蛋>_<
關于小柴吸煙這件事情我雖然聽說過uwasa,但是絕對是不敢確定的,希望不會有人當真(是說誰會當真……)。劇情需要,劇情需要,請柴飯毆打時下手輕一點謝謝。

===============================

二宫和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反正在自己察觉到之前,手指头上已经染上了烟草的味道,淡淡的。
男孩子吸烟本来就很正常,就算事务所绝对严禁他们吸烟,但只要不被媒体曝光出来,老头子也不会管吧。
所以无所谓。
于是二宫和也的手指头上,日日都有淡淡的烟草味道。时间久了,竟然变成一种令他安心的力量。
没关系,反正烟草这种东西,只要他愿意,就绝对不会离开自己。

下午有杂志的拍摄和采访,经纪人一个电话打到家里来催的时候二宫刚抽完烟准备开始打电玩,立刻急急忙忙跑出门来不及冲澡。所以当相叶雅纪挨近他在他身上东闻闻西嗅嗅突然冒出一句“Nino你身上有香烟的味道哎”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旁边樱井翔看过来了然的眼神。
“哪里有,你闻错了。”坚决地反驳掉,抬起手腕看表。
根本来不及再找地方冲澡了。
这样就算造型师不注意,面对面作采访的记者小姐也会有所察觉吧。
他知道自己身上烟草味道的程度。
更何况媒体的记者们都是那么敏感的人。
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办。
大脑高速运转的时候旁若无人,没有注意到刚才挨在身边的人已经跑开。
“nino你最好不要再抽烟了。”这次轮到翔。
斜眼看过去。
“上了瘾了,我也没办法。”
看到翔露出无可奈何的脸。
呵呵他真喜欢看总是一副运筹帷幄状的樱井翔露出这种表情。
“那也应该谨慎一点。这次连相叶都发现了。”苦口婆心。
二宫微微一笑。“我想那家伙也许早就知道了。”雅纪弄不好以为他不知道自己身上有烟草味,所以提醒他来着。
“你真了解他。”
“是吗?”只不过和雅纪了解他的程度差不多。
小小的沉默,然后一个声音闯进来打断了这段几乎要延续不下去的对话。
“nino,nino,给你用这个!”
是去而复返的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抬起脸,看到被送到面前的一瓶液体,露出疑惑的表情。
“香水呀!”相叶晃晃手里的瓶子。
二宫立刻明白过来。
“这是我平时用的,味道很浓所以肯定没问题。”自信满满。
“和你用一样的我会变笨啦!”
却故意板起面孔作出不满的样子。
“不会啦不会啦,kinki kids的光一さん和V6的井之原さん也都有用这个,他们就没有变笨!”急急忙忙搬出前辈们来证明。
“该不会是你想要变得和他们一样所以才选了这种香水吧?”
“……没、没有……”
“那你最应该选的是翔用的那个才对不是吗?”
看到雅纪明显的底气不足,嘴巴里依然不客气地吐着槽。吐槽归吐槽,二宫和也还是伸手从雅纪手里接过了瓶子。
可乐瓶一样的可爱造型,是相当漂亮的蓝色。喷洒之后,新鲜的香水味道刺激着鼻端,成功地盖过了烟草的残留。
和也看着雅纪凑上鼻子挨近他闻了很久,然后弯起眼睛“耶~”地跳起来,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
这个表情印在二宫和也的脑海里,一直到很久以后。
他依然会吸烟,手指头上依然会带有烟草的味道,烟草的味道依然令他心安,但他知道,除了烟草以外,还有一样东西,只要他愿意,也绝对不会离开自己。

“二宫さん平时用的是什么香水呢?”
对面的记者小姐照着事先沟通好的问题提问。
“嗯……Bvlgari Blv、Kenzo的风之恋,还有……”二宫和也低下头看了看依然有着淡淡烟草味的手指头,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还有VERSACE的Blue Jeans。”
浓郁的木与柑橘香调,很甜。


  1. 2005/10/07(金) 03:16:05|
  2. fiction|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5

【J禁】【相二(二相?!)】 夏の名前 on 2005-08-29


很淡很弱很幼稚的文
希望不當心看到的各位不要笑我……
對激烈的lovelove以及H有期待的人就請無視吧,謝謝。


夏の名前


“每次唱「夏の名前」的时候,nino你为什么总是要偷笑?”
演出前,五個人窩在一起商量MC的話題,leader忽然這樣說nino。
二宮和也抿起嘴巴,神秘兮兮地嘿嘿一笑。
“偷笑?你偷笑了?為什麼?”翔也湊過來問。
二宫眨了眨眼睛,一脸故意卖关子的表情:“去问相叶ちゃん啦,去问他去问他。”
那邊被點到名的相葉雅紀對著這裏茫然地眨眨眼,一臉“你們在說啥和我有關係嗎”的表情,令其他幾個人眼睛裏剛剛燃起的希望變成肥泡泡啪地一下破滅掉。
“问相叶ちゃん还不如我自己想比较快。”松潤很乾脆地放棄。
“什麼啦,nino你說了什麼和我有什麼關係啊為什麼你說我會知道啊?”相葉當然不會對這種狀況感到無動於衷,他毫無停頓,還提高了嗓音,原本柔和的聲音立刻變成噪音。
“歌词啦,去看「夏の名前」的歌词啦!”
二宮和也一臉受不了地投降。
歌詞?
相葉雅紀又一次茫然地眨起了眼睛。



說起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夏天的故事了。


“nino,nino,我們一起回家吧!”把雙肩包甩上肩膀,相葉雅紀彎彎的眼睛點漆般烏明亮。
“嗯,好吧。”自從某次搭電車回家碰到同為Jr的相葉之後,被他邀了同行已經變成習慣。談不上期待也談不上討厭,畢竟兩個人的旅程總要比一個人的有趣一些。
然後有一天,那個眉眼彎彎的少年因為不想繼續忍受一個人坐電車來東京的寂寞,甩著行動電話飛到他面前,一迭聲地喊他的名字。
“nino,nino,明天我們一起來好嗎?我上車了就打電話給你,然後你就算好時間出來坐那班電車。這樣就能一起了!”笑意盈盈,眼眸漆。
稍稍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答應。面對這樣一張笑臉,二宮和也懷疑是不是有人能夠硬起心腸一口回絕。
於是每天早上那個少年軟軟的聲音會在電話那頭響起,電車進站的時候會有一隻細長的手臂在一顆褐色的腦袋旁邊大力地揮舞著迎接他。二宮和也很快發現,這種感覺並不壞。
但這並不代表二宮和也完全接受了這個叫相葉雅紀的少年。他是個聰明人,也喜歡和不用太多言語就能互相理解的聰明人交朋友。相葉雅紀,顯然並不屬於這一類人。
那天他們要去為前輩的夏季演唱會作back,二宮早早地收拾好東西在家裏等相葉的電話。實在覺得無聊了,就拿出GBA消磨時間。
瞭解二宮和也這個小朋友的人都知道,這一拿上,就很難停了。
於是當樓下和子媽媽喊著“和也,雅紀打電話來說他已經上車了~”的時候,二宮只是應了一聲,並未收起GBA。正打到緊張的關口,他怎麼停得下來。等沖關成功抬頭看鍾,才發現時間已經遲了。
於是飛快地拿了東西沖出去。
跑到車站,剛好響起出站的廣播。二宮和也看到電車緩緩起動,便放棄地停下腳步。
直到他看見車尾的窗戶裏探出一顆熟悉的褐色腦袋。
“nino!nino!nino!”
是雅紀。
二宮向他揮了揮手,表示他會等下一班車。可那傢夥依舊不死心地喊著。於是和也向前跑了幾步,想追近了跟他講清楚。才跑出沒幾步,便看到了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
相葉雅紀拉開了車窗,伸出了腳。
然後一下子跳了下來。
那個笨蛋!
二宮和也承認自己當時完全驚呆了,腦子裏一片空白。看到相葉躍下電車,在站臺的水泥地上翻了幾個滾,他立刻沖上前去,撲到他身邊。
“笨蛋你想幹嘛?!”無法控制地大罵出口。
雅紀掙紮著坐起來,揚起明亮的眸,有點委屈地撅著嘴。
“正常情況下,nino你不是應該先問我有沒有受傷的麼?”小動物般可憐的表情,讓二宮不禁以為自己是童話故事裏的後媽。
“你這種行動哪里還是正常情況啊?笨蛋!”狠狠地瞪了相葉一眼,然後上上下下把他從頭到腳看了幾遍,沒發現明顯的傷痕,“沒有哪里痛吧?”
“嗯,沒有!”雅紀彎起唇角,大力點頭,“因為我是Johnny’s的Junior嘛!”笑得極其可愛。
二宮和也用一臉看外星人的表情看著笑臉一百分的相葉雅紀,開始懷疑究竟是誰比較不正常。

向車站裏的保安叔叔道了歉,兩人搭上了下一班電車。所幸的是並沒有遲到,相葉的跳車舉動似乎也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影響。演唱會結束,搭同一班電車回家的時候,二宮問相葉:
“你為什麼要跳車下來啊?我等下一班車不就好了麼。”
“可是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的麼?說好一起去,就不能分開來呀。”
相葉回答得理直氣壯。
伶牙俐齒的和也第一次體會到無法反駁,也不想反駁的滋味。
彎彎的眉毛,漆的眼瞳,微翹的嘴唇。二宮和也對著面前這張super idol的臉看了半天,終於低下頭認命地笑。
簡單又直接的相葉雅紀。
好吧,就是這樣了。



“到時間了,發什麼呆。”
和也擰了擰相葉的臉頰。
“噢。”相葉摸摸臉,起身準備上場。走了一半,回過頭來,“nino,你說的歌詞,我還是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用想了啦!”真是敗給他。
“可是……”還想說什麼,音樂卻響了起來。嵐的“媽媽”櫻井翔一把把不專心的傢夥給拖了出去。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一個夏天的事情了。那個天然小笨蛋不記得也是當然的吧。
二宮笑了笑,把自己轉換到演唱會的狀態。今天也要好好地和Oちゃんlovelove哦。
一如既往很棒的演唱會。觀眾們和他們一樣high。不過還是比不上某個總是high過頭的傢夥就是了。
唱「夏の名前」的時候,相葉猛然間露出了豁然開朗的表情,不過二宮並沒有注意到。所以當「Lucky Man」開始,他要走去一邊花道卻被跑過來的相葉叫住的時候,他小小地吃驚了一下。
相葉雅紀綁著毛巾的腦袋湊近他,很少見地跟他咬起了耳朵。
“nino,後天的演唱會,我們一起搭電車去哦。我上了車給你打電話!”附送一個大大的笑臉。
二宮訝異地抬眼。
這傢夥,分明想起來了麼!
對上相葉雅紀一如既往彎彎的眉眼明亮的眼睛,他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沒有說話,只是悄悄比出OK的手勢,二宮和也的眼睛裏也是滿滿的笑意。



「告知巴士即將開動的廣播 播放著
 另一張車票 卻還留在右手
 我聽到呼喊我的名字的聲音
 接通了你的電話 聽到你微小的聲音

 眼前變的一片暗 可是大概已經無法回去
 踏上巴士的階梯 未來已經出發

 請告訴我夏天的名字 在我倆走過的橋旁
 My Friend. Dear Friend. 逐漸接近的思緒停下
 打開窗戶呼喊著你的名字 內心深處發出聲響
 My Friend. Dear Friend. 用有點模糊的眼淚 看著這城市

 現在下車站穩的話 就能聞到草的清香
 雖然是這樣的季節 但我也還青澀
 身裏記憶 循線回溯
 景色運轉 你的香氣
 背負光線 朝著影子
 心中 不知何故感到炙熱
 當察覺時 肩上有汗水附著
 就像當時一樣 風再度吹拂而過

 與你相遇的事
 即使分離也不會遺忘
 一起共度的那幾個夏天的名字
 也不會忘懷吧」


夏天的名字啊……
過去的每一個夏天,他的身邊都有一個笑起來眉眼彎彎眼眸亮的少年,他有著軟軟的溫柔嗓音和明朗歡快的笑聲,他快樂起來的樣子似乎世界上再沒有憂愁。二宮和也的夏天們,應該會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做相葉雅紀吧?

  1. 2005/08/29(月) 20:24:16|
  2. fiction|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2

[J禁] [櫻二] 天氣預報 on 2005-08-02


“根據最新氣象資料顯示,本市在未來一小時内將會有強降水過程,請做好準備。
這是最新的天氣預報。你在秋葉原是吧?快點回家去,要下雨了,別淋濕。”
看著手機上閃爍的字符,二宮和也微微彎起了嘴角。嵐的“媽媽”啊,真是無論走到哪里都惦念著自家的孩子,連休假中都不忘記。
“知道了啦。這次的預報再不准,我就把你放在水裏浸透了擺在秋葉原示眾。”
打進這樣的回復,和也把手機丟進背包,雙手插進外套口袋,抬頭看了看雲層漸漸聚攏而顯出陰霾的天空。
他這樣愛在言語上欺負人,又不愛說真心話的傢伙,被人關心的時候,會覺得很不安哪。
所以翔,請不要再關心我了。
即便你給我的是給嵐的團員毎人均分的四分之一的關心,也讓我覺得太沉重了。
他只想做那個凡事都無所謂的二宮和也,擁有相葉雅紀這樣天然無偽的青梅竹馬,擁有大野智這樣認真又脱線的欺負対象,擁有松本潤這樣能夠幫他擔負責任的対象,擁有櫻井翔這樣……這樣,是怎樣?
二宮和也微微眯起了眼。



和翔的認識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沒有人為他們作介紹,他們兩個也沒有互相自我介紹。好像是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就認識了彼此。那時候和也的附近總是熱鬧非常,這自然是因為相葉雅紀的關係。廣美前輩不知為何非常喜歡這個沒腦子的傢伙,成天把super idol放在嘴邊。所以整天和雅紀窩在一起並以欺負他為樂的二宮和也也漸漸地和別的Jr們熟絡了起來。他記得那時候的翔有一張很倔的臉,梳著翹翹的劉海,平時看起來酷酷的,看人的時候愛瞪眼,說話的時候會微微噘起嘴,一笑起來就露出兩顆兔牙,蠢相畢露。總的説來,這張臉在二宮和也這裏是被列入“欠扁”條目的那一類。而且他聽說過翔的優越背景,直覺這種優秀又認真的人類,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
然而就是這個優秀的櫻井翔,在1999年的秋天,變成了他的隊友。
他永遠記得那天看到的翔的笑容。意氣風發,躊躇滿志,卻也有一點點猶豫和不安。
原來天之驕子也是會有不安的。
那一刻,和也想著,櫻井翔這個傢伙,也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J家小孩麼。
心裏頭對他的顧忌,稍稍減少了那麼一點兒。


那時候leader還沒有自信,那時候松潤還是半大小孩,那時候雅紀說話已經亂七八糟,那時候他已經打定主意要輕鬆過活。於是那個站到台前的人,非翔不可。
太有責任心的人總是會莫名地辛苦。更何況他之後不久就考入了頂級大學。學業與嵐的雙重壓力之下,翔的日子似乎過得很掙扎。
然後那一天,和也在家裏打電玩的時候,接到了翔的電話。
他趕到約定的咖啡館,看見翔一個人悶悶地坐在角落的位置。
“怎麼了,這麼難得把我約出來。” 他自然地入座,叫了咖啡,“你有這空怎麼不回家看書?”
翔抬起頭,勉強地笑了笑。“如果我說要退出嵐,你會怎麼樣?”
和也一愣。“你開玩笑?”
翔搖頭。“我是認真的。”
看出他眼裏的認真,和也放下手裏的咖啡,冷冷地看著翔,用力皺起了眉。
“你少開玩笑了。”
“哎?”
“櫻井翔你要是敢在這時候退出嵐,我絶対不會饒了你!你以為退出只是你一個人的事情麼?你要知道你的退出會讓leader更加沒自信,會讓松潤更加勉強自己,會讓雅紀很受打擊,我才不要看到他們每一個人都不開心呢!”
呃,好像太激動了一點。
翔似乎嚇了一跳。他停了停,尷尬地笑了下。“沒想到nino這麼關心他們三個……”
“我當然關心,雖然看起來比不上你。”瞥了他一眼,nino涼涼道,“不過既然你的關心無法一直給下去,那也沒什麼讚賞的必要了,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讓他們有絲毫的依。你都已經做到這份上了,現在才說不要做了,未免自私了點。
“我知道要兼顧這邊的工作和學業非常辛苦,可是兩邊都有你想要的東西不是嗎?為了自己想要的,付出多一點的努力也是應該的。我從來都沒有希望過你放棄學業,畢竟名牌大學生的member對嵐來講也是一個很棒的宣傳。但對我來說,如果有唯一不能放棄的東西,那就是嵐,誰都沒有資格破壞它。
“如果你實在覺得累,大不了以後我幫你分擔一點咯。不過最多就一點點,一點點哦。”
一直不說話的翔在這時候終於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原本緊鎖的眉頭鬆開,看起來還滿輕鬆的樣子。
“好吧……我明白你的立場了。來找你談真是太好了,nino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可靠。”
啊?
“總之,關於退團的事情今後我不會再提。從今往後也請你多多關照了。”微微彎身示意,慶應大學生一掃複雜的神色,臉上是堅定的笑容。
又露出那兩顆兔牙了,真蠢。
臉長開來以後雖然帥氣了不少,笑起來一臉蠢相的特色倒是從來沒變過。
似乎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和櫻井翔之間産生了某種奇妙的信任。不過想來也是理所當然,嵐裏面除了他,那位高材生還能找誰討論這種嚴肅問題呢?能解開翔的心結,他果然很聰明吧。
不過二宮和也好像一直沒有注意到,因為那一次的談話,他竟然破天荒地主動説出要分擔工作的話。所以,究竟是誰比較聰明一點,暫時還很難說。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隨著member們一個一個成人,互相之間的感情越來越好,於是耍笨的更加肆無忌憚,亂來的更加亂七八糟,吐嘈的說話更加惡毒,受寵的也更加無法無天。而那個儼然成為地下leader的櫻井翔,也越來越顯現出“媽媽”的樣子。
比如說吧,他會追著拍PV時high過頭的雅紀穿好衣服不要著涼,他會偷偷告訴不在状態的leader看攝像機位的竅門,他會在其他三個心不在焉的時候把他們拉回來好好聽松潤講演唱會企劃,他會沒收他的GBA逼他在休息時間好好吃飯,也會在演唱會的早上morning call他起來,然後在他還睡意朦朧的時候拉住他的手走進體育館……
這麼一想,嵐如果沒有了翔,大概很有可能會變成Johnny’s第一個因為笨蛋太多團員亂糟糟而出名的偶像團體吧。社長當初的決定真是英明得可以。
所以松潤會在演唱會dvd的花絮裏向所有歌迷宣佈“我不會把翔讓給你們”,所以雅紀在翔的身邊會格外地放鬆,所以leader比誰都要信翔,所以面對翔的時候,自己會不知不覺説出更多的真心話。
而翔,就那麼淡定地笑著,和他們四個搞成一團,然後一邊發牢騷一邊心甘情願地幫他們收拾爛攤子。
就是那種,媽媽一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當二宮和也發現自己已經把櫻井翔當作一個理所當然而且値得依的存在的時候,他開始覺得不妙。他原本只是想做一個隨性的偶像,唱唱歌,跳跳舞,演演戲,過著沒有牽絆的人生。可是這樣的他卻變得越來越依翔了,只要翔在,就好像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他曾經試圖惡聲惡氣地對翔,拒絕他的關心,可是那個笨蛋卻用一副什麼都明白的表情包容了他莫名其妙的任性,讓他沒辦法繼續鬧下去。
出生到現在,這可以算是二宮和也唯一無能為力的事情了。
“這麼下去,我大概會喜歡上翔吧。”曾經開玩笑地對雅紀這麼説。
雅紀卻露出一種很快樂的表情。“真的?我最喜歡的兩個人互相喜歡,那實在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互相喜歡……
互相喜歡?!




打雷了。
下雨了。
抬頭看著已經完全陰下來的天,看著被狂風吹得瘋狂舞動的樹枝,看著街頭匆匆跑來跑去的行人,二宮和也的嘴角慢慢浮起一絲心滿意足的笑容。
他把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裏,縮著脖子駝著背,慢慢走進大雨中。
天氣預報果然越來越準確了啊。
所以這次全身濕透在秋葉原示眾的人,結果是他。
淋濕了以後會生病吧。雖然不能打電玩了,不過,應該能看到翔來探病吧。
一想起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和也就忍不住想笑。到時候偷偷親他一下,不知道他的眼睛會瞪圓成什麼模樣。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Johnny’s的偶像,在下著陣雨的午後,立在秋葉原的街頭,笑得完全沒了形象。



“翔君有時候會突然傳來天氣預報的短信,告訴我們快要下雨了,結果真的有下雨哦!他最近很熱衷這樣的天氣預報短信呢。嗯,所以以後就用天氣預報桑來稱呼他好了。”
在螢幕上敲打下這樣的句子,二宮和也得意地抿起嘴角。
“好啦,今天的‘遊戲日記’也寫完了!翔,你來陪我玩遊戲吧!”
“啊,又要玩遊戲?我眼睛痛了啦……”
“那麼聽我彈吉他!”
“……那還是玩遊戲好了。”
“你什麼意思?”
“耳朵痛比較難忍受……”
“櫻井翔!”




  1. 2005/08/02(火) 23:17:44|
  2. fiction|
  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コメント:1

Information

太遅

09月 « 2017年10月 » 11月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ecent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s

Archives

Category

Links

Other

Search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